常常看到台灣政府亮出經濟成長又有多少,自己卻很無感嗎?有這樣感覺的不只是你,日本人也很有共鳴。日本的平均年薪調漲已經有 30 年裹足不前,新任首相岸田文雄想要幫日本社畜的荷包打打氣,卻心有餘而力不足。

日本薪水 30 年來成長有限,台網友驚:日本人薪水也沒多高

根據經濟與合作發展組織(The 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-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)的數據,與美國和德國等國家相比,日本的平均年薪在過去 30 年成長很有限。從 1990 年到 2020 年,美國平均薪資從 4.6 萬美元,漲到 6.9 萬美元;德國從 4 萬美元漲到 5.3 萬美元;日本則是從 3.6 萬美元漲到 3.8 萬美元。順帶一提,台灣 2020 年的平均年資,是 2.3 萬美元(新台幣 65.6 萬元)。

從 1990 年到 2020 年,美國、德國與日本的平均年薪變化,日本成長扁平:

然而,「平均年薪」也不代表一般老百姓的薪水。

去年 10 月,台灣 PTT 網站一則貼文造成迴響,該則貼文分享日本推特網友講到自己的年薪為 13 萬日圓(約新台幣 3.1 萬);另也有日本網友貼出薪資單,月薪 20 萬日圓扣除預付加班費、勞退 2 萬、就業保險 700 元、稅金 1.3 萬等,最後實拿 13.8 萬日圓(約新台幣 3.3 萬)。網友看到後紛紛留言「這樣看台灣還好耶」、「3 萬 2 在台灣就頗吃力了」、「日本 M 型化也不是一天二天的事了」。

30 年來的經濟成長停滯,歷任日本首相並非沒有嘗試改變。前日本首相的安倍經濟學曾力挽狂瀾,安倍的 3 支箭包括:貨幣寬鬆、擴大財政支出與經濟成長策略。2021 年上任的新任首相岸田文雄政府會延續安倍經濟學,但他也提出「新資本主義」政策,想要矯正貧富不均。岸田文雄 2020 年參加自民黨總裁選舉時,就曾引用「日本資本主義之父」澀澤榮一的談話錄《論語與算盤》,呼籲重新審視資本主義最大缺陷「貧富差距」的問題。

其中,對日本勞工最直接、最立即的影響,應該是岸田文雄呼籲企業在今(2022)年將工資提高 4%,遵守的公司將被減免整體公司稅,最高可達 40%。企業賞臉嗎?根據《日經新聞》的調查,只有 18% 日本大企業計劃在明年「春鬥」勞資談判時加薪 3% 以上,約 43% 企業只願加薪 2% 至 3%,另有約 10% 企業表示不會加薪。

為什麼企業不肯加薪

紐約時報》分析,日本企業有許多原因不配合岸田的加薪呼籲。

首先,日本的經濟體質——多年來的成長疲態,加上停滯不前的通膨率,讓企業沒有加薪空間。經濟學家表示,企業的利潤與勞工工資,需要由穩定且適度的通貨膨脹引入。

第二,日本企業的終身聘僱制,使得在招聘與解僱員工上不夠靈活,導致他們對經濟狀況反應遲鈍,低生產率隨之而來。同時,終身聘僱制也間接帶來低工資增長,高盛(Goldman Sachs)駐日本首席經濟學家馬場直彥(Naohiko Baba)表示從 90 年代以來,「與工資成長相比,日本勞工更喜歡工作保障。」低工資增長實際上是勞資雙方妥協的結果。

日本厚生勞動省下的勞動政策研究與研修機構(Japan Institute for Labour Policy and Training)在 2005 年委外的研究指出,「在嚴峻的經濟環境中,調薪變得困難,工會把政策重心從調薪轉移到工作保障,勞工更傾向重新考慮年度調薪、減薪或者延後加薪等,這讓像是『春鬥』這種決定薪資的機制迎來重要轉捩點。」

第三,90 年代起,令日本勞工寧領低薪也不願換工作的原因是,辭職後恐落入非典型勞動。90 年代初日本經濟泡沫破滅,許多企業開始僱用臨時或兼職的勞工,至今,日本這些低薪、可拋棄的非正式員工,已經佔全國勞動力 37%。

第四,岸田文雄提出這個政策的時機錯誤。即便岸田提出在新冠疫情後提高薪資非常重要,「現在正是時候從因通貨緊縮而來的緊縮政策轉型,進入經濟成長與分配的循環。」但是企業正因疫情而焦頭爛額,都要靠政府補貼維持就業率與營運了,恐無調薪餘裕。

第五,近十年來,多數日本企業沒有營利,2019 年有 65% 企業沒有營利,是 2010 年來最低水平。這些企業沒有利潤,納稅義務相對少,所以無法享受岸田文雄提出的減免稅務優惠。

最後,就算有公司營利,營利來源也是海外。《日經新聞》提到,雖然許多日本企業在去年獲利多多,海外部門過去 20 年的銷售額翻倍,但是國內的銷售額只有成長 7%。C&I Holdings 投資公司的執行長村上絢表示,許多日本企業是在海外獲利,不是在國內,當利潤不是來自國內時,企業很難(將這些錢)分配出去。

對岸田文雄調薪政策的批評

不只企業不願調薪,岸田文雄的政策也從各方收到許多指教。

首先,不意外的,來自資方代表、擁護自由市場的批評。日本樂天株式會社社長三木谷浩史(Hiroshi Mikitani)推特直接寫:「他到底知不知道資本主義是怎麼運作的?」其他社交平台上也有人批評「新資本主義」聽起來更像社會主義,甚至將它戲稱為日本版的「共同富裕」。

其他人則關注「分配」的有效性。東京大學經濟學教授川口大司(Daiji Kawaguchi)表示,岸田的計劃可能會把更多財富集中在最成功的公司,對於那些規模較小、生存能力較差的公司的員工幾乎沒幫助。

再來,即便勞工獲得調薪,這些錢也無法刺激消費。舉例而言,去年日本向全國發放現金時,大家都把錢放在銀行,使得家庭儲蓄率達到 20 年來最高。

最後,除了低工資,勞動市場還有其他重要的職場問題。北海道大學經濟學教授安倍由起子(Yukiko Abe)表示還需要關切就業保護、兒童保育、管理工作與家庭所需福利等議題。

本圖/文由「CitiOrange 公民報橘」授權刊登,非經同意不得任意轉載。
原文出處:【對薪水厭世的不只台灣社畜,還有日本朋友】日本加薪停滯,雇主為什麼打死不加薪?

新視野平台AD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