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納米比亞之前,他在開普敦待了三個月,住在背包旅館。

那時正值六、七月,是開普敦的冬天,常常下雨,有時入夜溫度會降到十度以下。很多無家可歸的小孩,總是在街上遊蕩,累了就睡在教堂前的石路上,用厚紙板隨地鋪一鋪,抱在一起入睡。

身為一個暫時過境的牧師,他說,上帝要他為這些孩子煮飯。於是,他早上去買菜,下午煮飯,再自己騎著腳踏車,帶著三十幾個便當,到孩子聚集的地方,一邊唱歌聊天,一邊發便當。

久而久之,附近的商店老闆常到旅館找他:「你的小孩打破我們的櫥窗偷東西」、「你的孩子要照顧好啊!」

孩子們,都變成了「他的孩子」,而當地的幫派流氓,發現這群人總是跟著他,開始帶小嘍囉上門找碴:「你是誰?憑什麼在這裡聚集?」、「你知道這是誰的地盤嗎?」

他總是平心靜氣應對,幾次下來,竟也化險為夷,附近的警察倒忍不住告訴他:「你不要再養這些人了,這些人都是壞蛋。」

後來,他遇到一位老婦人,看見她在街上的垃圾堆翻食物,便請她過來一起用餐。

一開始,婦人不好意思加入,因為她的嘴巴已經潰爛了。她一邊進食,一邊流血,用完餐,便迅速地消失在街頭。

第二天吃飯時,他問孩子:「昨天那位老婦人呢?為什麼沒看她在附近出現?」孩子回答他,婦人已經過世了。

「短暫停留在開普敦的三個月,我無法做什麼『大事』,只能每天煮飯,和他們一起談話、用餐。雖然曾被威脅、勸退,但當我想到,至少這位婦人臨終前可以好好享用最後一餐……我知道,此時此地,這就是我唯一能盡力完成的最有價值的事。」

三個月後,他前往納米比亞,定居於貧民窟,至今已經十五年,還有了一位納米比亞妻子和兩個可愛的女兒。這十五年間,他也遇過無數挫折和挑戰,但那三個月的經歷,卻是幫助他安然接受困難的關鍵之一——不管是三個月,或是十五年,不管是短暫停留,或是定居長駐,這一刻,都要在你所站之處,盡自己所能做的。

本圖/文由「世界微光」授權刊登,非經同意不得任意轉載。
原文出處:台灣X納米比亞:十五年來,那三個月教我的事

更多評論:草根影響力新視野